从哑巴英语到大厂英语教育专家,我的 20 年学习之路

从哑巴英语到大厂英语教育专家,我的 20 年学习之路

大家好,我是“乔治”同学。我在美国生活和工作了十年,在中美两国有8 年的线下教学经验。我在硕士和博士阶段,曾对 2000 多名英语学习者的发音进行过声学分析研究,并在欧美学术期刊和会议上发表了6篇与语言学习相关的科研论文。

毕业后,我进入了互联网大厂的研发部门,从事 AI 英语教育和自然语言处理的相关工作。

目前,我已经回到了高校,继续从事语言学方面的科研。

然而,我个人的英语学习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我有过盲目自信,也有过自我怀疑。

但是,通过理论学习和亲身实践,我体会到了学习方法的重要性。无法突破语言学习瓶颈,往往是方法不当,而不是“天赋”或“精力”。希望我的经历和体会能给大家提供一些参考。

十年哑巴英语的感悟

从小学到大学阶段,我学英语差不多有10年的时间。

高考时我考了125分(满分150分),四六级考试也是考一遍就通过了(分数都不高)。

在这之后,我居然有点儿膨胀了,真觉得自己会英语了。但是,现实很快就给了我沉重的一击。

1. 被现实击碎的盲目自信

后来,我参加了托福考试。居然只考了79分(满分120分),听力和口语的分数,低得简直离谱。

为什么我背了这么多单词,做了这么多习题,还是说不好也听不太懂呢?

除此之外,我的亲妈也给我泼过冷水。。。

我家当时有一套房子,出租给了一个老外。有一次老外联系我们,说有问题需要处理。到了出租屋后,我凭借着我的塑料英语和大量的肢体语言,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弄清楚了老外的需求:换一组窗帘。

回家的路上,我妈对我说:我虽然听不懂你的英语,但是怎么感觉你是在和别人吵架呀?

后来,我注意观察了下,很多同学在说英语的时候,就像在读课文,或者是做报告,神态很严肃,语调很激昂。如果不仔细听他在说什么,确实会觉得他是在和你吵架。

我在当时是有些灰心丧气的。10年的时间,就学了个托福79分 + 想说啥不知道怎么表达+说话像吵架。

会不会是我没有学英语的天赋呀?正当我开始为自己找各种借口的时候,我接触到了二语习得理论,我的思维模式才开始发生转变。

「那些年,还需要练习用粉笔写板书」

2. 在理论学习中找回自信

在大学学习二语学习理论时,我意识到了方法与目标要对齐。

例如,我们常用的”背单词”和”学语法”方法属于”语法翻译法”。而这个方法的最初目的是为了查阅文献,重点在语义和语法,而不是听力和口语。

如果目标是能和老外真正地交流,那么就应该学习英语的口语表达方式,而不是阅读文本的能力。

当然,提高英语的听力和口语能力,也需要一定的词汇量和语法知识。但是,更重要的是了解英语的韵律结构,包括语音方面的连读、重读和省读等现象。这些知识点,我却没有花时间去认真学习。

我们往往会把“英语”作为一门“学问”来学习。这表现在,我们大量地去记忆一些专业名词(如:虚拟语态,失爆,将来时,单复数),想方设法地去背诵各种各样的规则。

笔记记了厚厚一本,感觉很有收获。但是轮到自己去表达的时候,还是说不出来。

「语法书们」

这就好比说我们去学开车,用 90% 的时间去学习汽车的构造,发动机的工作原理,认真把这些知识记在小本本上,回去还要做题。最后大概只用10% 的时间去真正地开一下车。

于是,我意识到,如果我们要用英语进行交际,则需要把英语作为一种“思维”和“表达”的工具来培养。

同时,在努力学习之前,一定要确定方法是否合适。不然,到头来可能是白忙一场。

带着这样的一种认知,我开启了人生中的又一个10年。在实践中摸索,逐渐掌握了一套突破英语学习瓶颈的方法。

旅美十年的收获

大学毕业以后,我来到了美国读书。一开始我学的是“英语教育学”,侧重的是教学法和教学理论。

在这期间,我获得了大量在美国中小学实习的机会。亲身体验了美国公立和私立中小学的教学状态。

我曾经实习的校园一角

在教育学院待了一年多以后,我发现仅仅学习如何教学是不够的,我必须对语言本身有比较深入的理解。于是,我果断申请了转专业。

新的专业是 “语言学”,侧重于语言理论研究,也包括二语习得方面的研究。我在学习理论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就把英语水平提高上去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这个学习路径,实际上是遵循了 CBI 教学法 — 基于内容的学习和教学方法。这种方法,看起来是在走“弯路”,但实际上是一个捷径。

1. 从熟悉的内容切入

我刚开始在美国生活时,是和几个中国同学住在一起,我们经常一起活动,不怎么和当地人接触,所以英语水平没有获得提高。我们和老外的交流,通常只停留在打招呼阶段,如果想深入聊天,会发现自己表达能力不够。

比起生活方面的问题,我在学业方面的“语言问题”更加突出。

当时我们专业没有什么留学生,就我一个“老外”,特别扎眼。所以老师经常会点我的名,让我回答问题。有一些问题,我明明有很多话可以说,但是由于水平不够,我只能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往外蹦,说得也词不达意。这种感觉真的非常难受。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在上课之前都会把老师可能提的问题准备一下。我记得“语言学理论” 这门课,有一节课是讲中国的语言理论。我觉得老师肯定会问我这方面的问题,我当时找到了陈梦家的《中国文字学》这本书的中英文对照版。

由于我在本科的时候学习过中国语言学,所以对书里的内容我都熟悉。我花了三天把相关的概念复习了一遍,又把对应的英文表达背了一遍。做足准备之后,我居然有一点期待老师提问了。

「准备上课啦」

那天上课的时候,果不其然,老师开始问我问题。由于我做了准备,所以我一改之前的腼腆,开始积极回答。老师对我一通表扬。一表扬我,我就更加积极。

老美有个特点,就是喜欢表扬你。这种表扬,有时只是一句客套话。但作为一个涉世未深的学生,我听到这些表扬后,还是很高兴,自信心有了极大的提升。

到美国的第二年,我白天说英语的时候,脑子里不再想中文了;有时晚上做的梦,居然也是全英文的。英语水平有了质的提升。

这个“质变”就体现在英文思维的形成。我之所以能够形成英文的思维,就是因为我把“英语”作为了我获得知识的工具。

「Hmmm, 一水儿的绿帽子」

2. 把不熟悉的内容说好

当时,我的精力主要花在了学习上。在这个过程中,我提升了英语能力。特别是在本专业领域,我基本上可以做到无障碍交流。

于是,我又开始有点小骄傲了。然而,现实又残酷地给了我一闷棍。

「参加语言学学术年会」

硕士毕业以后,我在培训机构教美国人说汉语。教的都是零基础和初级水平,不可避免地要用英语解释一些事情。这个时候,我就发现,我无法准确地用英语解释一些问题。

有时,同学会问一些社会文化相关的问题,比如孔子为什么是“鲁国”人,不是中国人?我完全知道怎么用中文回答这个问题,但是要换成英文,我就为难了。

我的解决方案是大量阅读和中国文化相关的英文书籍,我甚至还在网上看了一个关于中国文化的 MOOC 课程。

经过这番操作,我再也不怕他们提文化类的问题了,我甚至还会在课堂上主动讲一些文化类的知识。

我之所以去看”历史,文化“这类我不是太熟悉的领域,是因为我希望把工作做好,不是要做”历史文化“学者。所以,我去看的时候,只会看一些比较基础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积累一点专业词汇和表达。

我在博士阶段的时候,也用过这样的方法来学习。我的博士阶段,读的是”理论语言学“。凡是和语言研究相关的学科,我都得学一下,比如统计学,心理学,神经科学等内容。

这些学科,并不是我喜欢的学科,更谈不上熟悉了。但是没办法,为了能看懂语言学的文献,我必须得去学。

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把我的英文能力扩展到了我熟悉的领域之外。这个过程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苦,因为我不需要对这些领域有太深入的了解,只要懂一小部分就可以。

通过不断积累,我的英语词汇能力和表达能力不断提高,已经可以看懂,甚至是聊一聊我不熟悉的话题了。

「暮色中的华盛顿特区」

3. 把英语说地道

读博阶段,老师的要求更高了。我们必须要有自己的论文发表。写学术论文和一般考试的小作文是不一样的。

学术论文有固定的框架,语言也更加正式。通过大量地阅读和撰写论文,我的论文写作能力和我的老美同学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我也在老师的鼓励下,参加了大量的学术会议,也发表了几篇全英文的学术论文。

然而,这种训练对我的英文口语产生了副作用。

比如,当我想叫别人解释一下他的观点时,我会说:would you mind elaborating on the point you just made? 妥妥的学术腔。

这要是在学术会议上,完全没问题。如果是在日常生活中,就会有点装腔作势。其实,在日常生活中,说一句“why is that?” 就可以了。

为了能说得地道一点,我还真下过一番功夫。

记得有一天下午,我在学校附近的星巴克写作业。突然有个大爷跟我搭茬,他说:“do you have the time?” 我以为他是在问我有没有空,但实际上,Do you have the time 的意思是“现在几点了”。

我跟这个大爷聊了好一会儿,发现他的很多口语化的表达,我理解起来都有问题。

我这才意识到,我在英语方面的积累可能还是在“学术”方面。在生活语言方面,我还是有不足的。

要解决这个问题,那就必须多跟美国人聊聊。我注意到,那家星巴克经常有很多大爷大妈聚集。且这些大爷大妈也挺愿意跟我这个“老外”聊聊的。

但是,我跟他们聊了几次以后,就陷入了僵局。他们爱聊的,我不懂。我懂的,他们不爱聊。这可咋办?

于是,我开始各种看新闻和脱口秀,甚至还特意积累了一些笑话。

我一开始,确实是抱着练习口语的目的去聊天的。但是,聊着聊着,我和他们就建立了友谊。话题也越来越宽,我的口语也在这个时期变得更地道了。

我也把去星巴克聊天作为了我每天的必修课,一直坚持了下来。

后来,我有一次面试做翻译,面试官说:乔治,要是不看你的简历,光听你的英语,还以为你是在美国长大的呢。

虽说有客套的成分,我还是美滋滋的,非常感谢星巴克的大爷大妈们。

「去过了无数次的星巴克」

学习方法总结

由于我的专业是语言学,所以我非常熟悉英语的语音语法规则;又因为我在美国生活了十年,所以我有充足的机会去练习英语。

相信不少小伙伴就要说了:你的经验很难复用,你的成功不可复制啊!

我觉得正确的学习方法,永远是可以复用的。不信,你往下看。

学习英语的通用方法,应该包括:

1. 确定学习目标

目标不同,侧重点就不一样。

国内的考试侧重于词汇量和语法知识点,国外的考试侧重于学术类词汇和话题。

日常生活的对话有很多俗语和固定用法,商务和公务场合又各自有一套话术体系和表达习惯。

我们必须先明确学习的总体目标,然后才能讨论从哪些方面提升英语水平。

然而,制定目标也不是那么容易。

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比较模糊的目标,比如“我要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这里“提高”的标准不清晰;要提高哪一方面的能力,也不明确。

我们还会看到一些特别宏观的目标,比如“我要和老外无障碍交流”。这个目标就太大了,我们必须要将它拆解成一个个小的,可操作的阶段性目标。

关于目标的制定和拆解,我们会在后续的分享中和大家讨论,欢迎大家持续关注。

2. 选择学习方法

举个,如果“交流”是学习英语的目标,那我们的方法就应该突出英语的“工具”性。可采取以下三个步骤:

a. 从熟悉的内容入手,大量输入

如果你喜欢运动,那么就看一些关于运动的英文文章或体育节目,快速积累新的词汇和表达方式。

b. 找 native speaker 去聊熟悉的话题

去实际地用一用你的英语。现在,有很多语言交流的 App 可供选择。真实场景下获得的反馈,更能让人印象深刻。

c. 去了解别人喜欢的话题,做好准备,然后跟他们聊。

能聊的话题越多,英语能力就越强。我们需要走出自己的舒适圈,才能突破学习的瓶颈。

3. 事前准备、事后复盘

上面每一个步骤,都需要事前准备和事后复盘。

事前准备可以帮助我们有针对性地设定学习目标,有条理地进行学习,促使我们更加有效地利用时间和精力。

事后复盘可以帮助我们发现问题,总结经验,进而更新学习策略。复盘也意味着我们要定期检测自己的水平,评估自己的学习进度。

在今后的分享中,我们会和大家介绍如何检测自己的实际能力,如何评估自己的实际能力和目标要求的差距,以及如何有效地弥合差距。

「放学路上」

我学习英语20年,专业搞英语方面的科研也有10年了。我经历过国内的应试教育,也体验过国外的“放羊”模式;我搞过语言习得方面的科研,也在美国做过英语教师。

回国以后,我也在互联网英语教育的钢铁洪流中锤炼了一阵。由于一些客观原因,我目前的工作已经和互联网教育无关了。

但是,总还是有些壮志未酬的遗憾,因此我和可米同学决定开启“善知岛英语”,希望就英语学习相关话题和大家进行交流分享。

欢迎登上我们小小的善知岛,

和岛友们共同探讨个人成长、语言学习和教育思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学英语网 » 从哑巴英语到大厂英语教育专家,我的 20 年学习之路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