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与汉语的交流(2):原来汉语中有这么多的英语成分?

英语与汉语的交流(2):原来汉语中有这么多的英语成分?

汉语吸收英语词汇的方式与分类

汉语吸收英语词汇的方式大约有7种:

(1)纯粹的音译,如:坦克(tank)和克隆(clone)。这种译法完全剥夺了汉语的“表意功能”,饱受诟病。

(2)音译+汉语表意词,如:吉普车(jeep)和芭蕾舞(ballet)。在词末加上“车,舞”等表示基本意义,近些年来,“吉普车”和“芭蕾舞”有简化为“吉普”和“芭蕾”的趋势。

(3)音译和意译的结合,如:迷你裙(miniskirt)和中巴(minibus)。这种译法顾及了“音”又顾及了“意”,可谓“形神兼备”。

(4)意译,如:马力(horsepower)和超市(supermarket)。

(5)纯英文字母词的借用,如:CT和DNA。

(6)英文字母和汉字的组合,如:B超和AA制。

(7)谐音意译词,如:香波(shampoo)、脱口秀(talk show)和可口可乐(Coca-Cola)。

也有学者将意译和直译归为同一类,将“黑板”(blackboard)这种不改变原词内在结构的翻译法称为“仿译”。另外还有一些译法是很难界定和归类的,如:皮卡(pick-up truck),老克勒(clerk),金利来(Goldlion),卡拉OK(Karaoke)等等。尽管汉语中的英语借词形式多样,各种译法难分归属,但总体来说,进入汉语的英语借词可分为音译词、意译词和字母词三大类。

英语借词和英语借用语

汉语中的英语成分又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英语借词(英译词、意译词和字母词),另一部分是英语借用语(也称英式表达)。英语借用语不同于英语借词,英语借用语指的是存在于汉语中的英语表达方式,即汉语中原本不存在的一种外来表达方式。

英语借词和英语借用语有两个不同之处:

第一,大多数汉语中的英语借词在英语中只是一个英文单词,例如:浪漫(romance)和白兰地(brandy)。而英语借用语在英语中往往不是一个单词,例如:闭环(closed loop)、路演(road show)、意识流(stream of consciousness)、披着羊皮的狼(a wolf in sheep’s clothing)、没消息就是好消息(No news is good news)等等。也就是说,英语借用语原本是英文中的词组、短语或完整的句子,而不是一个单词。

第二,英语借用语往往是抽象概念的借用,而绝大多数的英语借词表示的则是具体事物的名称。从结构方面看,英语借词(只有一小部分)和英语借用语的原文都可以是由两个单词构成的词组,这是英语借词和英语借用语的共同之处。这一方面,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英语借词借用的是事物的具体名称,如:黑匣子(black box);而英语借用语借用的则是抽象概念,如:黑色幽默(black humour)。当然,界定一个词组是否“抽象”或是否“具体”也并非易事,如:黑马(dark horse)、black market(黑市)、黑色喜剧(black comedy)和黑死病(the Black Death)。在某些情况下,英语借词和英语借用语的类别划分确实比较复杂,这是由语言自身的复杂性所决定的。所以我们不能非白即黑,中间也许应该有个灰色区域(grey area或gray area)。总之,不管怎么说,英语借词和英语借用语都是汉语中的英语成分

汉语中的英语成分

汉语中的英语成分既补充了汉语词汇的空白,又丰富了汉语的表达方式。如果在英语借词和英语借用语之间作比较的话,可以发现:在科技领域和商贸行业,汉语中的英语借词在数量方面显然超过了英语借用语的数量,但近年来汉语吸收英语借用语的速度也有所增加。总体而言,汉语中的英语成分在近年来有三个变化较为明显:一是数量的增长明显加快;二是使用的频率明显提高;三是使用的范围更加广泛。

一些汉语中的英语成分及其对应英语(英语借词和英语借用语):

地球村(global village) 大哥(Big Brother) 第一夫人(first lady) 负增长(negative growth) 路线图(road map) 沉默的大多数(silent majority)泡沫经济(bubble economy) 咬子弹(bite the bullet) 牛/熊市(bull/bear market)卖方/买方市场(seller’s/buyer’s market) 朝阳产业(sunrise industry)看不见的手(invisible hand) 机会成本(opportunity cost) 第一/第二/第三产业(primary/secondary/third industry) 贸易保护主义(trade protectionism) 低碳(low carbon) 减排(emission reduction) 峰会(summit meeting) 达成一致(reach a consensus) 影子部长(shadow minister) 全球变暖(global warming) 温室效应(greenhouse effect) 鸵鸟政策(ostrich policy) 不管部部长(Minister without portfolio) 最惠国待遇(most-favoured nation treatment) 经济制裁(economic sanction) 公牛面前的一块红布(like a red rag to a bull)贸易禁运(trade embargo)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an eye for an eye, a tooth for a tooth) 只是一个时间问题(It is only a matter of time) 玩火(play with fire) 冷血动物(cold blooded creature) 武装到牙齿(armed to the teeth) 世界末日(Doomsday/Judgement Day) 暴风雨前的宁静(calm before the storm) 跨过卢比孔河(cross the Rubicon) 遭遇滑铁卢(meet one’s Waterloo) 丛林规则(jungle rule) 展示肌肉(flex one’s muscles) 麻烦制造者(trouble maker) 贸易战(trade war) 焦土政策(scorched earth policy) 冷战(cold war) 炮舰外交(gunboat diplomacy) 第一岛链(first island chain) 胡萝卜加大棒(the carrot and the stick) 种族清洗(ethnic cleansing) 智库(think tank) 穿梭外交(shuttle diplomacy) 热线(hot line) 站边(take sides) 打开潘多拉的盒子(open Pandora’s box) 动某人的奶酪(move one’s cheese) 触动神经(touch a nerve) 烫手的山芋(a hot potato) 伸出橄榄枝(hold out the olive branch) 切蛋糕(cut the cake) 白皮书(White Paper) 条件反射(conditioned response) 达摩克利斯之剑(sword of Damocles) 地缘政治(geopolitics) 一石二鸟(kill two birds with one stone) 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只篮子里(put all eggs in one basket) 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 free lunch)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The enemy of my enemy is my friend) 母校(Alma Mater) 官网(official website) 互动(interact) 网民(netizen) 媒体大亨(media magnate) 乳牙(milk teeth)笑料(laughing stock) 山姆大叔(Uncle Sam) 你懂的(You know it) 捅马蜂窝(stir up a hornet’s nest) 黑洞(black hole) 试管婴儿(test tube baby) 抢购(panic buying) 苹果(Apple) 软件(software) 硬件(hardware) 信息高速公路(information highway) 搜索引擎(search engine) 桌面壁纸(wallpaper) 移动电话(mobile phone) 多媒体(multi-media) 宽带(broad band) 蓝牙(blue tooth) 云技术(clouding) 脸书(Facebook) 鼠标(mouse) 千年虫(millennium bug) 木马(Trojan horse) 电脑病毒(computer virus) 在线(online) 上传(upload) 下载(download) 超链接(hyperlink)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越狱(jailbreak) 翻墙(go over the wall) 微软(Microsoft)软饮料(soft drink) 软实力(soft power) 软着陆(soft landing) 人权(human rights) 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 时间就是金钱(Time is money) 知识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Rome was not built in one day)情商/智商(emotional/intelligence quotient) 住在玻璃房子里的人不应该扔石头(People who live in glass houses should not throw stones) 言语是银,沉默是金(Speech is silver, silence is gold) 茶杯里的风暴(a storm in a tea cup) 非营利组织(non-profit organization) 非物质文化遗产(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破冰(ice-break) 草根(grassroots) 朋辈(peers) 团队精神(team spirit) 处女林(virgin forest) 田野调查(field investigation) 贪财是万恶之源(The greed for money is the root of all evil) 连锁反应(chain reaction) 恶性循环(vicious circle) 红灯区(red light district) 应召女郎(call girl) 肥皂剧(soap opera) 脱口秀(talk show)猎头(head hunting) 同性恋(homosexuals) 性工作者(sex worker) 灵魂伴侣(soul mate) 灵魂音乐(soul music) 组织犯罪(organized crime) 洗钱(money laundering) 文化休克(culture shock) 把骄傲放进口袋里(pocket one’s pride) 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 应许之地(promised land) 翻开新的一页(turn over a new leaf) 良好的成功是开始的一半(Well begun is half done) 转折点(turning-point) 里程碑(milestone) 贴士(tips) 小费(tip) 二手车(second-hand car) 跳蚤市场(flea market) 车库销售(garage sale) 庭院销售(yard sale) 大白象(white elephant) 性骚扰(sexual harassment) 目击证人(eye witness) 做爱(make love) 爱情是盲目的(Love is blind) 丘比特之箭(Cupid’s arrow) 美国梦(American Dream) 犹大之吻(kiss of Judas) 游戏规则(rules of the game) 不受欢迎的人(persona non grata) 健身(body building) 帽子戏法(hat trick) 破记录(break the record) 黑马(dark horse) 无冕之王(crownless king) 吸引眼球(attract the eyeball) 商机(business opportunities) 高尔夫(golf) 处女地(virgin land/soil) 只见树木不见森林(not see the wood for the trees) 可耕地(arable land) 金领(gold collar) 替罪羊(scapegoat) 鳄鱼的眼泪(crocodile tears) 往伤口上撒盐(add salt to the wound) 蓝调(blues) 打开市场(open a market) 大片(blockbuster) 票房纪录(box office records) 文化入侵(cultural invasion) 酸葡萄(sour grapes) 绿卡(green card) 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 绿色食品(green food) 快餐(fast food) 垃圾食品(junk food) 食品安全(food safety) 转基因食品(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 禁果(forbidden fruit) 台风(typhoon) 非政府组织(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公众听证会(public hearing) 蝴蝶/木桶/多米诺/马太/鲶鱼/光环/大湖效应(butterfly/bucket/domino/Matthew/catfish/halo/lake effect) 入乡随俗(Do as the Romans do while in Rome) 有色眼镜(rose-coloured glasses) 白领(white collar) 蓝领(blue collar) 嬉皮士(hippies) 雅皮士(yuppies) 披头士(Beatles) 趣皮士(trippies) 大鱼(big fish) 肥猫(fat cat) 金砖(gold brick) 黑客(hacker) 丁克(dink) 破芦苇(broken reed) 湿毛毯(wet blanket) 瘸腿鸭子(lame duck) 后座司机(back seat driver) 好天气朋友(fair-weather friend) 粗糙的钻石(rough diamond) 沙发上的土豆(couch potato) 热心的海狸(eager beaver) 墙壁上的苍蝇(a fly on the wall) 车轮子上的苍蝇(a fly on the wheel) 马槽里的狗(a dog in the manger) 草丛里的蛇(a snake in the grass) 睡觉的伙伴(a sleeping partner) 瓷器店的公牛(a bull in a china shop) 披着羊皮的狼(a wolf in sheep’s clothing) 白色垃圾(white trash) 土地里的咸盐(the salt of the earth) 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There are no everlasting friends or everlasting enemies in the world) 只有利益相同的朋友(there are only friends with the same interest) 新手(green hand) 小白鼠(guinea pig) 猫爪(cat’s paw) 火中取栗(pull chestnuts out of fire) 错过/赶上末班车(miss/catch the last bus)

汉语对英语成分的借用和吸收

上面这些例子既有英语借词,也有英语借用语。文中所含的英语成分很多,有些是常见的,有些是不常见的。汉语借用英语成分的方法已经相当成熟,中国人汉化英语的能力相当强大。在实践中,人们基本遵循这一原则:如果汉语中有相同的概念词或相同的表达方式,那就不再借用。如:英语成语green hand,因为汉语中已有“新手”,英语的“绿手”就很难与汉语的“新手”竞争。再比如:“入乡随俗”,这条根深蒂固的汉语成语,自然不可能被“到了罗马就应该像罗马人一样”这样冗长的话语所取代,因为后者不如前者那样简洁明了,同时也不符合语言经济原则和省立原则。把英语成语a piece of cake译为“小菜一碟”也是同理,因为汉语中本来就有“小菜一碟”这样的表达,所以不会因为英语的a piece of cake而给汉语添加“蛋糕一小块”这种说法。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有人倾向于用“一石二鸟”代替“一箭双雕”,用“小白鼠”代替“试验品”,用“烫手的山芋”取代“棘手的问题”,用“站边”取代“偏袒某一方”,用“展示肌肉”或“秀肌肉”取代“显示力量”,用“田野调查”来取代“实地考察”。

英语成分可以填补汉语空白,还可以为汉语添加同义词和近义词,从而使汉语表达更加栩栩如生,如英语成分“洗牌”(shuffle cards)和“改组”、“重组”等。通过对比英汉两种语言借用外来词的情况,大致可以看出:英语借用外来词的能力很强,汉语吸收外来成分的能力也不弱。英语主要吸收的是希腊语、拉丁语、法语和丹麦语中的成分;而汉语,尤其是现代汉语,主要吸收的是英语成分,此外日语在词汇方面和蒙语在语法方面对汉语也有较大的影响。由于汉语中的某些英语成分的使用频率较高,久而久之,很多人想当然地以为它们是汉语中的固有词汇,没有意识到它们原来是从英语中借用过来的,例如:“破记录”(break the record),“武装到牙齿”(armed to the teeth),“钻石婚”(diamond wedding,60周年),“金婚”(golden wedding,50周年)和“银婚”(silver wedding,25周年);医生过去只给病人“输液”,受到英语have drips的影响,现在还给“打点滴”;近年来出现的“燃脂”(fat burning)和“零容忍”(zero tolerance)也是这方面的例子。此外还有在互联网上公开展示图片的“晒”,源于英文单词的share等等。不少人对这些表达习以为常,自认汉语天下第一,没有意识到汉语在词汇和表达方式等方面也存在空白,这是正常现象,任何语言都没有例外。没有英语的All roads lead to Rome就没有汉语的“条条大路通罗马”;没有the last straw that broke the camel’s back,就没有“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没有英语的online,就没有汉语的“在线”;没有trainee,就没有“菜鸟”;没有play with fire,就没有“玩火”;没有cold-blooded creature,就没有“冷血动物”;没有open sesame,就没有“芝麻开门”;没有flying saucer,就没有“飞碟”;没有blow a kiss,就没有“飞吻”;没有e-commerce,就不会出现“电子商务”。没有daddy和mummy就不会有“爹地”和“妈咪”,另外“周末”是在weekend的影响之下才出现的,近年来“短板”一词的出现也是受英语“木桶效应”影响的缘故。

汉语吸收英语成分是必要的,合情合理的,同时也是不可避免的。在当今世界,如果没有“民主”(democracy)、“科学”(science)、“旗舰”(flagship)、“红十字会”(Red Cross)、“代沟”(generation gap)、“家庭影院”(home theater)、“不明飞行物”(unidentified flying object)、“民调”(public opinion poll,也称“民意测验”)等外来成分,汉语的表达就会失去一些必要的选择。寻找共同语言和近似的表达方式是人类沟通的本能。诸如“闪闪发光物未必是真金”(All that glitters is not gold)、“一天一苹果,医生远离我”(One apple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钱不是一切”(Money isn’t everything)、“只要结果好,一切就都好”(All is well that ends well)、“像驴一样倔”(as stubborn as a mule)、“开绿灯”(give someone the green light)、“出示黄牌”(give someone the yellow card)、“闯红灯”(go through the red light)、“亮红牌”(show someone the red card)、“嘴里含着银匙出生”(born with a silver spoon in the mouth,喻指出生于豪门贵族)、“火中取栗”(pull the chestnuts out of fire,指冒险替人出力办事,吃尽苦头却一无所获)等表达,使我们在表达思想感情时多了一种选择的可能。

在某些情况下,英语成分的借用还可以引发意想不到的事情,例如英语peer一词在汉语中的使用。从宋代至“五四”时期,“朋辈”这个词一直有人在用,“五四”之后,人们很少使用“朋辈”,渐渐地这个词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受英语peer一词的影响,“朋辈”一词被“激活”,当然今天的“朋辈”与以往的“朋辈”在含义方面是完全不相同的。类似的例子还有humour(幽默)一词的借用,屈原的《九章·怀沙》有“眴兮杳杳,孔静幽默”一句,但那时的幽默是“寂静无声”的意思。英语的humour在经过“语妙”、“油滑”、“谐穆”的试用之后,于1924年由林语堂先生定格为“幽默”。

人类文化有很多共同点,人类语言的表达也有很多不谋而合之处,比如:血浓于水与Blood is thicker than water,旧瓶装新酒与put new wine in old bottles,勒紧裤腰带与tighten one’s belt,肩并肩与shoulder to shoulder,双刃剑与double-edged sword,易手与change hands,一眨眼工夫与the twinkling of an eye,黄金时代与golden age,开火与open fire,停火与cease fire等等。或许这些例子是汉语和英语在各自发展过程中的不谋而合之处,或许是两种语言相互影响的结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学英语网 » 英语与汉语的交流(2):原来汉语中有这么多的英语成分?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